客服电话:020-84806686 邮箱:gdgjedu@126.com
项目概述 案例分享

让孩子获得有生命温度的知识

发布日期: 2017-07-01
温馨提示:如无法显示正文图片,请更换浏览器
让孩子获得有生命温度的知识
?
许锡良

?

对于一个教育工作者来说,拥有什么样的知识观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

首先什么是知识?不是什么文字都是知识,只有那些经过了逻辑检验与实验、调查、与事实检验的文字才是知识,知识是建立在逻辑与事实真相的基础上的人类经验智慧,是有相对稳定与可重复检验的特性,同时还蕴含着可探究性,不因持有的身份地位的改变而改变。

有人把知识分成“圣人的理性”与“凡人的理性”,说什么“圣人的理性”可以审视“凡人的理性”,而“凡人的理性”不可以审视“圣人的理性”,是一种可笑的知识观,完全违背了知识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知识不会因持有者的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变化。逻辑思维,这是人类社会的共同思维,不会因人种、民族与个人的身份地位的改变而改变。也就是说就人类社会而言真知识是具有客观性与普遍性。

然而就学习知识的过程而言,人类发现知识与掌握知识却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客观过程。人们总是在不断地试错过程中追求相对正确的知识。即使是儿童掌握知识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知识在一个人身上要化成智慧,需要围绕着问题的提出、问题的分析以及问题的解决来构建知识,也就是说知识不是用来背诵与记忆的,而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一个人如果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能够提出有价值的问题,那么再多的知识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意义的。应试教育的危害正在于消灭学生提出问题的能力,把知识置于一个静态的量化状态。对待知识只是动用人的记忆,而缺乏经验与体验,缺乏动手去试的步骤。也就是说缺乏了个人的体验与感受,这种仅靠记忆获得的知识,用来应付纸上的考试是有效果的,然而一旦回到社会现实中来,特别是遇到了真实的情境的时候,就会临事而迷,不知所措。杜威将用这种靠背诵与记忆的方法获得知识,叫“伪知识”,或者叫“知识上的骗子”。听其言似乎是懂了,然而,真正落实到现实中还是一无所知。这也是杜威为什么要倡导“做中学”的心理原理。

结合着中国的实际情况,陶行知先生当年也撰写过一文,叫《伪知识阶级》,他说:“知识有真有伪。思想与行为结合而产生的知识是真知识。真知识的根是安在经验里的。从经验里发芽抽条开花结果的是真知灼见。真知灼见是跟着智慧走的。”“不是从经验里发生出来的知识便是伪知识。比如知道冰是冷的,火是热的是知识。小孩儿用手摸着冰便觉得冷,不从摸着冰而得到'冰是冷的'知识是伪知识。小孩儿用身靠近火便觉得热,从靠近火而得到'火是热的'的知识是真知识。”儿童的学习一刻也离不开他的人生经验,知识的根一定要安在经验里才能够变成真正的知识。他还说,“人生两个宝,双手与大脑”,光靠大脑记忆,而不用双手去操作与实验,学生获得的知识仍然不是靠谱的。我们的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学了物理知识,却不能够用来解释自然界中的物理现象,学了生物学知识,却对现实中的生物一无所知。背诵了那么多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教条,却在现实生活是不懂得对他人有起码的礼貌与尊重,心中完全没有他人。

?


确实,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知识的理解是有很大局限性的。中国的儒家文化不仅把圣人之言,圣人的一点感悟当成了知识,而且甚至当成了知识的全部,而不允许有人质疑问难。产生于传统农业社会的儒家文化,还把知识当成是一种静态东西,仅仅是用来敲开“升官发财”之门的工具,这就是那个着名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的最好解释。而知识本身也常常是可以车载斗量的东西,所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正是把知识与农民生产出来的粮食混成为一谈。知识在这里与生产出来的粮食一样,又多少来论高低,占有得越多越好。所谓“一事不知,儒者之耻”,正是通过占有知识的量来作为炫耀的资本。所谓的“鸿儒”、“通儒”、“大儒”,常常就是博杂而无所不知的读书人,似乎读书的人目的,仅在于向他人炫耀,而炫耀的方式又主要是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利禄,至于学的这些东西能够对人的生命、生命与产生会有作用,完全不给予考虑。

就是中国历时千年的科举考试与现在以高考为主要标志的应试教育的弊端所在。用这样的方式产生出来的所谓精英,所谓成功者,其实只是食禄的寄生虫,道德上的伪君子,靠考试获得利益的食客,那些所谓的学问,用陶行知先生的等方面说就是:“这些废人只是为'惜字炉'继续不断的制造燃料,他们对于知识的全体是毫无贡献的。从大的方面看,他们是居于必败之地。但从他们个人方面看,却也有幸而成的与不幸而败的之分别。他们成为达官贵人,败则为土豪、劣绅、讼棍、刀笔吏、教书先生。最可痛心的,就是这些废人应考不中,只有做土豪、劣绅、讼棍、刀笔吏、教书先生的几条出路。他们没有真本领赚饭吃,只得拿假知识去抢饭吃,骗饭吃。土豪、劣绅、讼棍、刀笔吏之害人,我们是容易知道教书先生直接为父兄教子弟,间接就是代帝王训练'伪知识'阶级。他们的知识,出卖给别人吧,嫌他太假;出卖给皇帝吧,又嫌他假得不彻底。不得已,只好拿来哄骗小孩子。这样一来,非同小可,大书呆子教小书呆子,几乎把全国中才以上的人都变成书呆子了,都勾引进伪知识阶级了。伪知识阶级的势力于是乎雄厚,于是乎牢不可破,于是乎继长增高,层出无穷。”这些话虽然快一个世纪过去了,其实中国的教育还是陷入在这种伪知识里。这种伪知识对人生幸福,对社会福利都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贡献。

?

?

有生命温度的知识,就是建立在人生经验上的知识,也是围绕着问题的提出与问题的解决而遇到的知识,还是一种主动建构过程的知识,知识一旦离开了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引导的时候,就变成了冰冷的,毫无生命温度的知识,那种知识不可能会让孩子们喜欢。当那些小学生在背诵2+2=4的时候,这对学生来说其实是伪知识,而小爱迪生提出为什么2+2=4的时候,这个知识才是真知识,也是有生命温度的知识。

美国一个多世纪以来,发明创造层出不穷,充分体现了一种带有生命温度的知识观,他们的教育是真正的“教学做”合一,具体表现成为一种“工匠精神”,在这里,学生不但理解知识的原理,而且知道知识原理的来龙去脉,还不时动手去体验,去感受。在情境中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再用有价值的问题引导学生追求有价值的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是经过问题引导的,都是通过学生切身感受过的。在这里没有脱离孩子的生命与生活经验之外的知识,更没有强迫孩子们背诵远离了孩子们生活经验与人生阅历的所谓“国学经典”。做人做事是重要的,然而,做人的道理只有通过切实地做事中才能够真正落实。因为人作为社会之人,需要分工合作,去完成某事,才能够懂得尊重、懂得珍惜与懂得合作。所谓“内圣外王”的修炼功夫,在一个静态的农业社会也许还有一些道理,然而,在当今工商业文明为主导的现代社会,对公共规则的遵守,对契约的信用,学会分享与合作,要远比个人的修养更为重要。

有生命温度的知识,正是建立在人性的尊重之上,是对个性的保护,也就是说,客观普遍的知识,只有通过个体的生命温度,才能够化成个人的能力与个人的智慧,最后转化为创造力。